<th id="k9gfj"></th>

      <dd id="k9gfj"><track id="k9gfj"></track></dd>
      <th id="k9gfj"></th>

      1. 專訪中科建筑規劃設計董事長梁斌: 在質疑聲中“鬧革命”

        2018年5月17日,中科建筑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長梁斌首次公開接受著名麻辣女主持、河南電視臺資深評論員梁玉巧的深度采訪,長達2小時之久。...

        2018年5月17日,科建筑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長梁斌首次公開接受著名麻辣女主持、河南電視臺資深評論員梁玉巧深度采訪,長達2小時之久。

         

         

        科建筑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長梁斌(左)、主持人梁玉巧(右)

        作為根起河南的民營設計院代表之一,成立時間僅有8年的中科設計,近幾年來卻在行業內一路高歌猛 進,發展速度緊逼河南國企大院,被行業人士譽為“發展速度最快的民營設計院”。

        據中科財報顯示,2017年中科設計簽約合同高達340余份,取得合同金額2個多億的成績。目前,在河南民營設計院中排名前三。盡管成績斐然,但中科設計在行業中仍就顯得格外低調、內斂。2018年5月17日,河南省知名麻辣女主持專程前往中科工程設計,面對面采訪了中科建筑規劃設計有限公司董事長梁斌,一探這家民營設計院的發展之道。

        以下為采訪實錄:

        創業失敗不氣餒,誓用專業戰體制

        巧姐青年豫商的主席胡葆森說過一句話,他說失敗就是能夠讓人成功,他特別反對這句話,因為對于一個創業者來講,每一次的失敗都是一次對心智的巨大打擊。您創業過程中遭受過失敗的打擊嗎?

        梁斌:理論上講,我沒有經歷過太慘痛的失敗教訓。一路走來,我個人覺得有很多人在幫我,有很多機遇我都把握住了。盡管曾經我做過房地產失敗了、做過外墻保溫失敗了,做過太陽能光伏發電失敗了……只能說在這些領域我沒有做起來,并不能完全說失敗,只是沒有達到事先的期望。就像一個企業,我開發一個新產品沒有大賣,沒有盈利,難道這個企業就失敗了嗎?我覺得沒有失敗,我一直是朝著自己的夢想在努力,在前進,我走的每一步都是有意義有價值的。而且我覺得我在不斷地試錯,就是試一下究竟哪個路能走得通,走不通的只是成功路上的一個坎。

        巧姐:有人說自卑和羞恥心是人類進步的階梯,因為自卑所以內心特別想做出來一些事。您當初選擇創業有這樣的元素支撐您嗎?

        梁斌:有。因為我的家庭環境并不是特別優越,在我的印象中,我們家一直在借錢。1988年,我姐姐上學借錢,后來我上大學還是借錢,一直都是處于借錢、還錢的狀況。大學期間,其他同學的生活條件都比我好的多。所以,這種自卑感讓我有了野心,特別想出人頭地。

        巧姐:那你為出人頭地做過什么樣的努力呢?

        梁斌:做過的努力很多,在前幾次的創業失敗后,我又回到國企設計院工作,但是我一邊工作一邊兼職,我白天在設計院畫圖,晚上六點下班去兼職公司畫圖,畫到晚上一兩點,兼職的單位老板就給我一張行軍床,晚上睡那,然后早上五六點起來接著畫。差不多將近一年的時間內,我發現我的水平已經提升了很多,在設計院里也可以帶團隊了,最多的時候一個項目帶了60多個人。

        巧姐:也就是說在您創業之前您已經是當時單位里面的中流砥柱了,無論是能力、還是業務水平對你都還是很認可的,基本已經達到了您說的出人頭地,為什么還要從國有設計院出來呢?

        梁斌:那個時候,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像大學時期因為自卑而想要出人頭地了。因為在院里面工作看到了國有設計院的弊端、看到了設計院的工作模式、工作狀態、人員情況等等各方面的現狀,但是又有很多制約因素改變不了這些現象,我唯一的出路只剩下離開體制。所以,我出來干了自己的設計院,就是想要挑戰原來舊體制,改變國有大院服務態度差、設計師辛苦畫圖工資卻比司機低等等這樣的現狀。

        創業路上多坎坷,咬牙苦撐度難關

        巧姐:也就是說,在您創業的時候,您的初心已經發生了改變,要去挑戰舊體制,革國企的命。但是到您真正創業的時候,有沒有發現,現實比自己理想當中想的要殘酷得多?畢竟它有政府的背景、國營單位這樣的背書。想必您真正創業的第一單業務一定不是那么容易來的吧。

        梁斌:對,當時難并不是難在沒客戶上,相反來找我的客戶非常多,大家畫圖忙都忙不過來,每個項目我們也做的很深入,甲方各方面也比較認可,但是就是不簽合同,當時所有的項目都是這樣,干著急。這種狀況一直出現了6個月,也就是6個月的時間我們沒有拿到一單生意。特別奇怪,我天天在辦公室擺桌子、椅子,覺得是風水有問題,但是瓶頸突破了我們的單子就來了。

        巧姐:這6個月財務上呢?怎么熬過來的?

        梁斌:自己拿家底。我們做設計的,2000年左右還是高收入,再次的設計師一年也能拿十幾萬。所以,那6個月的錢都是我自己在外面干的項目拿到的收入補上來的,才熬過了最初的6個月。

        巧姐:晚上能睡著覺嗎?

        梁斌:還行。那個時候整天覺得日子過的特別充實,真的是跟渾身打了雞血一樣,使不完的勁,感覺什么事情都要干到最好,干到極致。因為公司剛創業,出差的事情特別多,我記得買的第一輛車4個月我跑了四萬公里,就跟跑出租一樣。為了要趕上甲方八九點上班的時候給別人匯報我早上經常是四五點起床開車從鄭州跑過去,然后晚上回到家里基本都是一兩點了,第二天再重復這樣。

        巧姐:創業的辛苦很多創業者也都感同身受,而且很多人是熬不過前幾個月,或者前半年。您也熬了半年,那個時候支撐你一定走下去的,是對自己專業的信心還是什么?這六個月期間有沒有擔心,如果一直這樣下去該怎么辦?

        梁斌:其實沒有太多擔心,因為我是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高級工程師,在設計院里面已經做過很多的項目,自己也單獨承接過很多項目。所以,自始自終我對我自己的能力和水平是沒有懷疑過的,沒有接到項目我當時認為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且,那時候我真的是有破釜沉舟,背水一戰一定要把這件事做好的決心。

        巧姐:六個月后,甲方不簽單的瓶頸突破以后,您有想到中科會發展的這么好,到今天這個地位的嗎?

        梁斌:沒有,這是我唯一沒有料到的,企業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做到現在這個規模,所有人都說我們中科是發展速度最快的民營設計院。其實我們也是一步一個腳印,腳踏實地、按部就班的在做。從開始創業,自己就沒有想過要掙多少錢,只是一門心思的想把企業做起來,等企業做起來以后我們也只是想在一定程度上做的更好一點,更強一些。是這樣的一個心態不斷的鼓舞著我前行。

        挑戰國營路還長,力爭抗衡當第一

        巧姐:中科到現在的發展現狀,您覺得您挑戰國企成功了嗎?

        梁斌:目前還沒有挑戰成功,河南省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家民營設計院能夠足以跟國有大院抗衡,我想當這個第一。我有信心,有思路,有想法,有辦法。

        巧姐:超過國營的第一?有人因此覺得你自傲了嗎?張狂了嗎?

        梁斌:太多了!很多人都在等著看我們笑話,雖然他們并不會當著我的面去議論我,但我內心很清楚,我也堅信自己一定能做到。為什么?因為在外省有先例,在北上廣這些一線城市,當地最大的設計院實際上是民營設計院。包括武漢,當地的設計院都被民營的收購了。越是落后的地區,最大的設計院肯定是國有的,越是發達地區最厲害的設計院恰恰不是國有的。我們要想做到和國企抗衡的民營設計院,要學的管理經驗、經驗理念以及要做的還有很多,未來要走的這條路也還很長。

        巧姐:您覺得還需要多久能做到挑戰舊體制成功呢?

        梁斌:再過三年吧。挑戰體制成功需要一個系統的綜合,不管從人才儲備,項目積累,經營模式變更,以及營銷分配方式的改革,企業的宣傳品牌等等,這是一系列的全方位的工程。

        巧姐:您現在的企業為了挑戰體制做了什么樣的改革呢?

        梁斌:員工的薪資方面;當時的國有大院是項目由院里來接,畫圖、后期服務都是設計師干,院里面沒有太多的支持和幫助,一到發獎金的時候,就出現這兒扣錢那兒扣錢的現象。當時給我最大的感觸,我們院的司機拿的獎金比我們工作一二十年的做結構的高級工程師拿的工資、獎金還高,這就非常不公平。所以,在我自己做了中科以后,首先提出的就是針對我們的設計師提出了“三不掛鉤”:設計師的收入跟設計收費不掛鉤,跟設計合同不掛鉤,跟甲方到帳不到帳不掛鉤。只要員工用心干,收入自然就上去了。

        巧姐:讓專業不被外面的東西綁架。這個我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是您自己在舊有的體制當中身受其害,出來之后首要解決的就是設計師的尊嚴問題。

        梁斌:對。是這樣。高級工程師還沒有司機拿的獎金多,還談何尊嚴?相當于我們現在的員工只需要把自己的畫圖專業做好,甲方服務做好,根本不用擔心工資、獎金沒保障。

        巧姐:那咱中科發展的這么快跟這個制度的改革有關系嗎?

        梁斌:有一定關系吧!業內很多人說我們是發展最快的設計院。負責任的說,我們在河南民營設計院中排名前三絕對沒得說。剩下的兩家設計院比我們成立早將近十年時間,但是他們現在的發展瓶頸已經到了一百多人,兩百多人,三百多人,多少年都沒有進一步的進步和發展,而我們中科未來的發展前景還有無限可能。

        中科團隊深夜加班做項目

        團隊給力一家親,共同奮斗向目標

        巧姐:都說小企業用情懷管人,中企業用制度管人,大企業用文化管人?,F在中科已經發展到了300多人的團隊,您是如何管理的?

        梁斌:在人的管理方面,我恰恰固守著自己的理念。有一些人性化的管理手段。比如說這么多年了,我們公司有制度沒有?其實沒有制度,所有的全憑員工自律。不管周幾,你晚上都可以來我們樓下看看,十一二點我們公司的大部分燈都還亮著。所有的這些加班,并不是我安排的,都是他們自覺的,換句話說我們公司是自我管理體系,不是靠制度和管理強壓。他們也很清楚自己要維護好客戶,得到客戶的認可,明年才會有項目讓他們干,才會拿到更高更多的獎金。實際上他們的感覺應該是和我當年在設計院的感覺一樣,我沒有覺得自己在給別人打工,而是覺得這些項目都是給我自己干的,都是為了給自己創名氣,做口碑。

        巧姐:員工能夠燈火通明的加班,我覺得作為老板肯定有他身上的個人魅力。您覺得這個魅力是什么?

        梁斌:真誠。我真誠的把我的每一個員工當兄弟姐妹一樣去看待。因為我是從一線做設計出來的,我能夠清楚的知道他們想要什么,想得到什么。我也確確實實、設身處地地為他們考慮,盡我所有的責任和義務為大家提供我能提供的所有的資源和幫助。包括到現在,我們的小伙伴買車買房資金有問題的,我都會拿出自己的錢借給他們用。只是希望,大家在中科工作的這個過程中得到的是最好的。

        巧姐:員工會把您當親人一樣對待嗎?

        梁斌:當然,單位里所有人的關系處得跟兄弟姐妹一樣,沒有說是上下級關系。以前沒有人叫我梁總,都是叫我梁工,也就是最近一兩年,可能甲方客戶越來越多,梁總這個稱呼才有了。

        巧姐:您給他們提供最公平的行業,對行業最尊重的規章制度,給他們足以讓行業有尊嚴的福利薪酬。這些應該就是團隊里很多人愿意五年、十年一直跟著您忠心耿耿干的原因吧!

        梁斌:是一方面的原因吧??赡軇傞_始創業的時候,是我有業務,他們跟著我干,因為我能給他們發錢,給他們項目。團隊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我有關懷,跟著我干將來肯定能吃香的喝辣的,有前途。到今天這個程度,我能給什么?給的是平臺,給的是機會,給的是成就。這個是別的設計院不一定給得了的。我經常說的一句話,我們公司從上到下包括我在內所有人全部“拔一格”使用。比如,我可能在設計院最多當個所長,但是我現在在中科做的是院長的角色。我們的所長、專業負責人可能在設計院里面只能當個項目負責人,并不一定能勝任所長這個職務,但是在我們這兒必須當一個所長使用。我給大家的平臺是在其他設計院里不一定能給的。而他們恰恰能通過這些方法和機會,得到鍛煉和成長。

        老婆專業能力強,決心“拔格”成老總

        巧姐:我采訪過很多企業家,曾經都是愛人一起打拼,后來退居二線,您怎么看待“夫妻店”這個事?

        梁斌:所有的夫妻店創業的時候是夫妻共同創業,守業的時候可能老公或者愛人守業。我們恰恰不太一樣,我創業的時候并沒有讓我老婆參與,她在公司最基礎架構,人最少,最困難的時候恰恰沒有參與,沒有管理。我愛人過來中科的時候,也已經是企業發展到一定規模,員工有一二百人的時候,加上她自身也是高級工程師、國家一級注冊建筑師,我覺得這么一個優秀的人才去給別人干太吃虧了。自己這邊缺人缺的厲害,她卻給別人干項目,所以就把她正式的拉攏過來了。

        巧姐:也就是說您把愛人引進中科,并不是因為她跟你是夫妻,而是因為她的技術、才華和專業。

        梁斌:對,就是如果有這么一個優秀的人即便不是夫妻我也希望她過來。而且到目前為止我給她的定位也僅限于總工,就是技術上的負責人,并非經營、生產、管理上。我依然堅持我的理念,就是企業管理上不允許有自己家人。

        商業強奸藝術,反抗還是享受

        巧姐:甲方虐你最嚴重的時候是什么時候?讓你真的想拂袖而去,摔門而去的。

        梁斌:甲方一些不符合國家規劃的要求、不合理的工期,一些傲慢的態度,我們接觸的非常之多。對于一些外行,我們能做的就是普及、解說,直到他們明白為什么不能按照他們說的做。很多情況下,尤其是中國這個建設體制領域里面,大家是一個相互配合相互協調的過程。

        巧姐:但是甲方有時候又無知又傲慢,商業強奸藝術的時候是反抗?還是享受?

        梁斌:我們不是個搞創意創作的公司,我們更多的是偏重于工程,偏重于技術。我們用專業技術做事,而不是用天馬行空的思維。我們靠的是多年的經驗沉淀,靠的是工程設計領域里面的專業知識,靠的是對國家規范的理解。只要甲方提出的要求是符合國家規劃要求的,我們會盡量滿足,但是一旦觸碰到行業底線,堅決不行!

        巧姐:萬達、綠地,永威現在都是中科的客戶,跟這些全國一類公司比,跟他們合作的時候多痛苦?

        梁斌:現在工程設計發展歷程越來越變態,最早是尊重設計師,我們做什么他們接受什么,后來他們多少能提一點反對意見,再后來他們聘請設計院的人挑毛病提意見,現在已經發展到另外一個高度,最新的高度是我們畫完了他再從頭開始提意見。不僅是這些全國的一類公司,現在很多甲方都是這樣的現狀。這個事可能會很崩潰,但是也會讓我們在設計之初就可能要想的更加長遠、更加完善。

        中科項目展示墻

        設計院競爭白熱化,中科設計10億目標方向明

        巧姐:甲方專業倒逼乙方更專業?,F在房地產發展起來之后,那些靠包養甲方(賄賂),五萬一個月,十萬一個月,這樣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您對中科未來的規劃設想是什么?

        梁斌:下一步設計院的競爭很快會進入到白熱化。怎么樣能從激烈的競爭里面殺出一條血路?擺在我們面前的確實是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我們必須自己趟出來一條路!至于企業的規劃,我希望是能做到年營業額10億以上。通過企業的板塊經營,設計、施工、產業鏈條上下游的拉長,進駐規劃、市政、景觀、全行業覆蓋,以及在全國的一個布局,品牌的口碑、影響力的塑造。這是一個全方位的規劃,每一點都要付出非常大的艱辛努力去做。

        巧姐:全行業覆蓋?現在都在講瘦身定位,您本來做工程設計的,為什么要去做工程總承包、全行業覆蓋呢?

        梁斌:國家大政方針在,目前國家推行的是建筑師負責制,我本身也是一位建筑師。也就是一個樓從開始的方案設計到建造,到使用到最后拆除,都要由整個建筑師負責。這樣對于國計民生,對于普通的老百姓,其實是一種進步,出現豆腐渣工程的可能性會更小一些。

        巧姐:但是真正未來要做到工程總承包,全行業覆蓋,我覺得對您個人來說也是一種挑戰,您覺得您現在還欠缺哪些?

        梁斌:我覺得我現在最欠缺的是管理能力,管十個人沒有問題,管100個人也還可以,但是到企業做到10億的時候該怎么樣去管理,怎么樣做,我覺得目前我還不具備這個能力。

        巧姐:都說四十不惑,現在看您還有著很多的野心、遠大的目標,那么您對自己未來的個人成長方面的規劃有哪些?

        梁斌:走到今天這一步,我更多的是想要給有才華、有能力的青年設計師一些機會。表面上看,我有三百多名員工,但是他們背后有三百多個家庭,我現在已經不是為了自己在奮斗,還有這么多兄弟姐妹跟著我干,我必須得往前沖,不能停下來?,F在他們相當一部分人從自身實力,個人能力來說還不具備太強有力的優勢,未來我只是想能夠通過中科這個平臺讓跟著我的兄弟姐妹們生活到社會的中上層,我做一些大家可能還做不了的事情,成為他們的總后盾、最大的支持和支撐。對于我來說,最大的財富就是還有一幫兄弟姐妹愿意跟著我干,這就是我最大的成功。

        新聞頻道

        社會頻道

        財經頻道

        草草视频在线免费观看

            <th id="k9gfj"></th>

            <dd id="k9gfj"><track id="k9gfj"></track></dd>
            <th id="k9gfj"></th>